硬着头皮

2017-09-28 10:19

这分明是颗炸弹啊!他赶紧打电话求助代理科长。你怎么能收钱呢!不由分说,对方就给定了性。他立马追上去退了钱,硬着头皮,让人家从别处安排了一辆车。

自己的第一篇消息稿,写镇秋季运动会。他按照网站上的范文,一句一句模仿。

原来的科长调入区里任职,空出了个岗位。科长的职位,却暂时没人顶替。两位同事,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士负责网站,是事业编;另一个女孩没编制,协助帮忙。

好在,这类工作不算难事儿。科室里有台佳能350d的单反,他同时负责拍照片。原则就一条,无论会议或视察,必须保证领导在中间,避免拍到领导眯眼、走神。

除了本职工作,他还有兼职。比如,顶替一个副镇长的儿子参加高中会考。他心里不情愿,却不敢说出来。战战兢兢到考场才发现,监考老师根本不管。最后考了高分,副镇长一下记住了他。

他觉得自己早就默认了她的领导地位,没必要再搞这种形式主义。而且这事关尊严,如果退让,今后就别想在科里抬起头来。

邱闻越来越受重视。一有镇政府内部的饭局,就有几个部门主任招呼他坐在自己旁边。他一般会婉言谢绝,而选择和年轻同事坐一块。他想保持点独立性,不想站队。

麻烦还是找上门来。此前外出办事儿,接待单位向来都会安排车把他送回去。有次去采写一个偏远乡镇企业的先进事迹,不巧,受访的总经理有急事儿要处理,便撂桌上50块钱,说留给他打车,转身就走了。邱闻从没碰见过这种情况,身上又没带钱和公交卡,脑袋嗡的一声,懵了。

交给代理科长过目,换来一阵痛批,说像xx日,秋高气爽这类表达,没有一点意义,删。一共两百多字,重写。他没吭声,照办了。可总觉得,那态度不像提意见,更像杀威棒。

他的部门是宣传信息科,负责信息发布管理和公文起草,一共三个人。

邱闻很快发现,两位同事态度不冷不热的。按资历,她俩是我的前辈,比我有工作经验;按编制说,我是科里仅有的正式公务员,拥有升职机会,而她们没有。

科室分为里外两个屋子,里屋以前是科长单独的办公桌,因为空着,邱闻来的时候便坐在这儿。某天,代理科长提议:咱俩能不能换个位子?邱闻搪塞过去了。后来,又问了好几次。他脾气上来,态度强硬地拒绝了。

此后,科室一有集体讨论,两位前辈的意见总和自己相反,他觉得被孤立了。直到第二年,部门又进了位公务员,邱闻主动和新同事走得很近,情况才有所改观。二比一变成二比二,形成微妙的平衡。他说话的嗓门,也渐渐大了。

回来时,组织部领导和代理科长等候多时,你一言我一语,开了个教育批斗会。我本来就没接那钱,第一时间就汇报请示。他挺郁闷,觉得代理科长扣顶高帽子,还打小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