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笔一百万

2017-10-04 10:25

12时许,徐爱兵得知警方通过联系金融机构,也没能得到失主的信息。民警和银行工作人员都告诉我,只有24小时后才有可能查到给我转来巨款的那个账户。徐爱兵说,他只好听从民警的建议回家等消息。

13时30分,徐爱兵刚进家门还没端起饭碗,他的电话又一次响起。这个电话是一年前曾和他有过几次业务来往的客户打来的。对方姓崔,是个中年人,在藁城做板材生意,徐爱兵曾在对方所在的厂家进过几次货,俩人不算特别熟,但有印象。

这些话,憨厚的徐爱兵一句也没往心里去。反而骑上电动车跑了3公里来到他办卡的开户银行查交易明细,但得到的回复也是无法查到对方的信息。

这张转款单上共有四笔网银转款,每笔一百万。其中三笔都转入同一个银行账号,但最后一笔却转入了徐爱兵的账号。记者看到,前面三次转款的银行账号前五位以及中间部分号码与徐爱兵的号码相同,一共19位的号码猛一看的确有些难以分辨。

有人银行卡里突然多了一百万,这个消息迅速在家具市场里传开。大家纷纷围过来,七嘴八舌地发感慨、出主意。着啥急啊?失主肯定会找你的。还给他行,怎么也得要些感谢费啊!先用他的钱周转一阵子,找到失主也别着急还他。要是对方态度不好,就刁难他。

据老崔说,前面三次转完后,妻子凭手感和直觉直接从页面上点了一个银行号,没有看仔细,才造成了错转。

为了保证自己就是失主,老崔表示传真给徐爱兵一份他和妻子在藁城的银行里打印出来的转款单。很快,老崔就将转款单传真给了徐爱兵。

徐爱兵说,老崔在电话里特别着急地说,他妻子将刚刚到账的四百万贷款分批转入公司账上时,将最后的一百万元转错了。发现错了后,老崔和妻子火急火燎跑到银行查,才发现打到了我的卡上。

百万巨款丢失,再有钱的人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挂断银行客服经理的电话,徐爱兵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拨通了110报警电话。挂断了报警电话,平时爱看晚报的他又拨通了本报的热线电话,希望能在警方和晚报的帮助下,尽快找到失主。本报热线记录显示,徐爱兵拨进本报热线电话的时间为10时59分。据徐爱兵称,他报警时间就在给晚报打热线的前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