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有了结论

2017-09-18 22:00

尽管对敬老院存在的问题,至今相关部门难以给出结论,但敬老院的老人们认为,家族式、家长式管理是导致问题频出的症结所在。举报老人称,敬老院很多工作人员都是院长邵甲伟的亲属和关系户。

记者在砀山县民政局社会事务所,见到了一份《2013年春节慰问敬老院五保对象名单(朱楼镇)》。该表显示,敬老院共有老人109名,按每人发放100元计算,这笔资金共计10900元。

朱楼镇一位卞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朱楼镇敬老院是砀山县示范敬老院,管理比较规范。账目和资料基本都在县民政局,上报的名单,县民政局都要审核。

朱楼镇纸坊村老人潘记洲因为性格倔强,被撵走后长期在各村讨饭仍然没让回来;

记者辗转和这些已经去世老人的亲属取得联系。高继林的弟媳妇李某说,高继林在2012年阴历8月16去世,以前在敬老院住,大概有三年时间。

7月25日,记者在砀山县朱楼镇见到了该镇敬老院的几名老人。老人李强(化名)告诉记者,敬老院一些老人对所居住环境不满,不听话就会被撵走,他向记者举了一些具体的例子:

据敬老院老人反映,2013年春节时,敬老院曾经发放过一笔过节费,每人一百元,在念名字的时候,他们竟然听到了一些已经去世的和被撵走的老人的名字,这些人都不在了,钱到底被谁领走了?

刘庄村刘宗学与敬老院院长邵甲伟的岳父李兴邦打架,被打伤情严重,住院十多天后,向李兴邦赔礼道歉后方才回来

7月26日,在朱楼镇政府,记者见到了敬老院院长邵甲伟。对于老人被撵走一说,邵甲伟称绝无此事,而对于亲属连带关系任职,邵甲伟认为这些说法部分属实,但邵甲伟认为,在用人上,敬老院有难处,一个月才八百块钱工资,由于工资低,根本找不到人干。

张力再次看向陈权亮:我到民政局问道,和一位同志核实的。在陈权亮提示下,张力称是和一位会计核实的,会计叫啥名字我记不清了,过节费都是民政局发的。

那么,这些赫然出现在2013年春节慰问名单上的红手印和签名,究竟是谁操作的呢?

记者:群众反映没去调查,像潘记洲、闫海、许京良虽然死了,可他侄子还在,这些人你调查了吗?关于过节费的事,什么原因呢?

邵世华的侄子邵则阳告诉记者,邵世华以前在敬老院住,2012年11月份已经去世。许京良的侄子许夫仁说,许京良在今年2月份去世,同村的刘贵芝、王井波也在2月份前后去世,至于是否领钱,已无法对证。

7月26日,记者按照石主任说法,来到朱楼镇政府。据了解,朱楼镇敬老院的事情由该镇纪委书记张力调查。而张力却告诉记者,调查进行了,但还没有结论。

类似的还有许京良、刘宗学,不过已经去世。老人王宝(化名)告诉记者,许京良在敬老院夜里不睡觉,爱和其他老人聊天,被管理人员发现后被撵走。王金梅(敬老院副院长)说,你滚,不能呆在这里了。王宝说,回到许王屯村后,他只能和侄子许夫仁一起住,今年年初,许京良去世。

据知情人朱楼镇居民张明(化名)称,该份名单中有些老人已经去世,但不知为何还有其签名甚至是按的红手印。名单中2号高继林2012年10月份就已经去世,53号邵世华在2012年11月份去世,还有65号许京良、67号刘贵芝、82号王井波也是在春节前后去世,到底领没领到钱,就很难说了。张明说。

对于过节费名单上出现死亡人员签名手印,记者再次联系砀山县民政局社会事务股石主任,对方解释称:我们是动态管理,每天都会有变化。敬老院院长邵甲伟称,高继林、邵世华等人都是2013年2月份以后去世的,但无法出具老人死亡证明。

潘继君说,哥哥被送到敬老院以后,因为一些脏衣服被敬老院的工作人员扔掉,双方发生争执,哥哥性子比较倔强,最后被院长邵甲伟赶出了敬老院,至今在家,有时也出去讨饭。

张力迅速向该镇民政所负责人陈权亮问道:那个老头叫什么,还有那一个,有很多老头,你问这些人吧,他又不和你说,年纪大了,精神都不正常。

在朱楼镇纸坊村,记者找到了潘记洲老人。老人睡在长满野草的院子里,身旁堆着垃圾。潘记洲老人耳朵聋得厉害,根据邻居的指引,记者辗转找到了他的弟弟潘继君。

7月25日,记者来到砀山县民政局。该局社会事务股石主任说,接到群众反映后,朱楼镇纪委进行调查,已经有了结论。

在陈权亮的配合提示下,张力说出几个名字,但和被反映的老人几乎无关。

大房庄村闫海被撵走数月后由于实在没办法被当地村干部重新送回。

大房庄村民闫海左手残疾,今年将近60岁,在敬老院居住多年,声称因为替敬老院看守物品时遭小偷盗窃,因此被敬老院开除,回家后吃住实在没办法,最后当地村干部说情送回敬老院。

据市场星报报道,砀山县朱楼镇敬老院在当地领导口中,是一个模范敬老院。而日前,记者却接到反映称,敬老院内部管理混乱,一些不听话、性格倔强的老人被撵走,有的甚至在外讨饭;敬老院在款项发放上存在问题,甚至还出现死人领钱的情况。事实究竟怎样?记者随即展开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