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还头疼

2017-10-03 10:18

治病的钱越来越少,家里的负债却是越堆越高,黄学龙急了。他想打工挣钱,但没有单位愿意要他。对于白眼和拒绝,黄学龙已经习惯了,他现在和人说话,眼睛都习惯盯着地。但他想治好病的念头,却始终没有断过。

到了初一,黄学龙不得不退学回家。学校建议黄学龙养好病以后再来上学,再三考虑,黄学龙收起书包回家了。那一年,他15岁。在此之前,黄志胜以为孩子只是受了惊吓,时间长了自然就会好了。但直到黄学龙退学,他才意识到孩子这病不能不治!

为了省钱,黄学龙只能住桥洞,一天只吃一顿,还吃过饭店的剩饭,不敢花钱买吃的,不然路费就没有了。黄学龙很执着,他想把自己的病治好,但去过的医院都说没法根治,黄学龙只能带着一堆药,失望地回家了。那时候,他已经25岁。

黄学龙一家住在桐城市范岗镇挂镇村,一家三口仅靠着66岁的父亲黄志胜打零工过活。村里人都知道黄学龙有病,黄学龙也习惯主动避开大家的目光,我知道,他们都瞧不起我,因为我很奇怪。黄学龙从外表上看,跟正常人无异。但每隔十几秒,他就会猛地浑身抽动,身体用力地朝后仰,双手甩动,双脚蹬地,就跟开快车的驾驶员突然踩了刹车似的,嘴里还会发出好一阵哼哼嗯嗯的低吼,并且经常见人就骂,没有征兆,没有理由。

2012年,黄学龙31岁。他的脖子,因为一次意外,又患上了斜颈式肌张力障碍,头始终朝左,正不过来。可是,即使顶着歪脖子,他依然为治病不停地奔波着。

黄学龙说他幼时受到过一次惊吓,一个月后就相继出现了抽动和无故骂人的症状,并且越来越频繁。那一年,他11岁,念小学三年级。

18岁的黄学龙决定自己去外地医院瞧瞧。因为我父母身体不好,都有胃炎,母亲还头疼,所以我只能自己去看病。北到北京,南到深圳,去过上海、南京,黄学龙怀揣着家里借来的几万块钱,拎着一个包,辗转各地。

带着孩子来到合肥,医院确诊为抽动秽语综合症。这种病,一家人读起来都绕口,秽字还是医生教黄志胜读的。从医院回家,黄学龙开始坚持每天吃药。但坚持了几年,始终效果不明显。

抽动秽语综合症,这种奇怪的病让黄学龙每隔十几秒就会发作一次。除了抽动,他还会情不自禁地骂人,并且自身无法控制。一晃20年,从爱骂人的坏孩子到连餐盘都端不稳的神经病,他饱受白眼。如今,31岁的黄学龙,依然在为自己的病独自奔波着。